平台首页 | 平台公告 | 培训动态 | 培训专题 | 课程资源 | 论文集萃 |  论 坛
∷网站首页∷
学员服务:400-811-9908
站内搜索
高校科研规划与科研实施
教育科学研究方法与写作基本规范的思考
【字体 】 作者:邓猛 赵振州 时间:2017-06-14 阅读次数:1
  

  一、前言

  对任何一个从事某项研究的研究者而言, 至少有两个要素是必须考虑的: 其一为研究的方法。研究者在整个研究过程当中需要经常反思自己采用的方法是否能够较好地回答研究的问题? 使用的研究工具是否具备足够的信度与效度? 收集的数据( 亦或证据) 是否支持获得的结论? 别人为什么要相信自己的研究结果? 如果研究者有意识地根据研究的目的设计了适当的、有效的方法, 那么结论可能正确( 即效度增加) ; 如果研究者采用了不适当的研究方法或者根本就没有使用系统化的研究方法, 那么结论正确的可能性必然很低( 即效度低)。因此, 研究的方法是研究的首要问题, 它贯穿研究的始终; 方法的取舍取决于它能否实现研究的目的及其在实际研究情景中的可行性。西方的学位论文以及多数的referrd journal ( 即论文稿件需经过专家评审决定是否接受的学术期刊) 上发表的论文一般都有“方法论”( Methodology ) 或者“ 方法” 的章节, 对研究者研究或探究( Inquiry ) 的方法与程序进行描述; 许多博士论文还需要对研究方法背后的范式与哲学问题进行思考, 对研究者在整个研究过程中的探究方式、逻辑、所持特定学科的基础理论视角、以及研究者与研究对象的关系进行系统的反思。

  一个研究只有在其结果通过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媒介在相关的群体中得到分享才算完成, 而分享研究成果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将研究成果在学术期刊上发表。因此, 如何将研究成果以符合学术规范的形式呈现就是继研究方法之后另一个重要考虑。有的人可能会认为写作规范只是研究结果的表现形式的问题, 只要研究过硬, 何须在意形式或者“ 包装” ?其实, 写作的规范与研究的方法是不可分的, 不仅仅是形式的问题。例如, 如果一个研究者在研究报告中不能以正确地方法使用文献或者错误地使用文献, 不仅会面临抄袭的指控, 还会降低研究的信度与效度, 影响研究的质量。

  二、研究的方法与程序的基本视角

  ( 一) 基本方法

  对于“ 什么是研究?” 的回答无疑有助于理解是否运用特定的方法以及应该采用何种方法进行研究的问题。whitney (1950)认为“ 研究是对于事实和它所包含的意义或者一个特定问题的解决策略的忠实的、详尽的、机智的探索。研究的发现应对所研究的领域贡献可验证的知识(knowledge)”(.P19 )。Helmstadter (1970) 指出研究是利用学术界公认的探究的方法解决问题以产生新的知识的活动。Hopkins(1976) ]则认为研究是运用科学研究方法解决问题、获得新知识的结构化(structured)的活动。从这些不同的定义中可以看出, 研究至少应该包含三个要素: 科学的方法、问题的解决以及新知识的产生。知识在希腊文里与科学的含义相同, 即科学的理论。尽管人们可以对于什么才是“科学” 的理论有不同的理解, 研究的关键仍然在于什么方法才能有效地导致问题的解决与可信度更高的理论的产生, 而理论的获得显然是研究最困难也是最有价值的目标。

  从西方的研究范式来看, 主要存在着实证主义(Positivism) 亦或经验主义(Empiricism) 与建构主义(Constructivism), 亦或解释主义( Interpretivism) 的两大类研究范式。Positivism (实证主义) 一词首先为孔德(Auguste Comete) 所使用, 它的意思是对于自然科学方法的绝对肯定, 认为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与程序应该直接运用于社会科学领域。自然科学的方法在17世纪随着伽利略、布鲁诺、牛顿等科学家的运用得到极大的发展, 从而改变了亚里斯多德时代以来的仅凭演绎推理方法获得知识的做法。培根(Sir Francis Bacon) 的归纳法以及洛克(John Locker)、贝克莱(Berkeley)、休漠(Hume) 等的理论从逻辑与哲学两个维度上奠定了经验主义(Empiricism) 的哲学体系, 而基于经验主义的自然科学方法在社会科学领域的运用就是实证主义。实证主义者相信存在着为自然规律所支配的“ 客观事实” , 这种客观事实不受研究者价值观以及时间、场景变化的影响。因此, 研究者应采取价值中立的态度观察、测量研究对象, 最大限度地追求“ 客观” 的研究结果。实证主义研究范式主要采用实验、问卷调查、测验等演绎性质的量化方法来描述(Description) 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或验证(Verification) 某个假设, 确定一个变量是否或多大程度上引起另一变量的变化, 从而获得可以推而广之的解释(Explanation) 与预测(Prediction), 以期影响(Influence) 客观现实。实证主义研究范式在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六十代的社会科学研究中一直占据着主体地位。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后, 随着人类学、人种志的方法在社会科学研究中的应用和发展, 建构/ 解释主义逐渐取代实证的方法成为解释社会现象、人类经验和客观事实的主要范式。建构主义的范式、方法是指对不同的主观意义的重构( reconstructiom of intersubjective meanings), 意味着对“ 人在某一特定的情景中建构的意义以及这些意义如何相互联系形成一个整体的解读与理解”( Greene,1990,.P.235) 。持建构主义范式者相信在人的心理结构中存在着多样的主观事实( multiple subjective realities ), 认为: “关于某一情景中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理论是扎根于经验, 而不是通过事先的假设或演绎推理得来的”( Patton,1990,p.20 ) 。认识的主体与客体是不可分的, 研究发现则是二者交互作用的结果, “ 主观性” 而非客观性成为质的研究重要特点,研究者的价值观因此在研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与之相对应的质的研究方法则是归纳(inductive) 性质的, 一般采用观察、访谈、文本分析等具体方法进行, 通过描述( Description ) 特定的现象(Phenomena)、场景( context )或过程(process),解释(Interpretation) 蕴含其中的意义(meaning), 探索(Exploration) 现象中不同要素之间的一般性联系(relationship) 并形成基本的概念系统( conceptualization) 或理论模式, 并据此对人们的认识与行为方式产生影响( Influence)。

  无论量还是质的研究, 一般都被统称为实证或经验研究, 其研究结论总是要诉诸经验方可获得与验证。人们显然对实证研究解决实践层面研究问题的作用没有疑虑。问题的关键在于, 实证研究能否有效地产生理论, 尤其是抽象程度较高的理论。我国的研究者倾向于认为研究应分为实证与理论两大研究类型( 这一看法是笔者与多位教育领域研究的专家谈话中得到的印象)。在这一点上, 朱志勇(2004)的看法非常典型, 他认为实证研究是对现象与问题的事实层面加以探讨, 可以为理论研究( theoretical study) 建立抽象的概念与原理、原则提供实证的资料与依据。这一观点并不尽然, 虽然理论或者哲学思考经常将实证研究所获得的结论作为原始资料进行进一步的反思 , 这并不意味着实证研究不能产生理论。相反, 实证研究的根本特点就是它能够产生或验证某个理论。这是因为人类的认识过程经常是通过观察实际的情景、事件, 并进行归纳、抽象以获得推理性的一般概念或理论( 质的方法) ; 然后通过试验、调查等演绎的方式对理论假说进行验证( 量的方法), 质与量的方法共同构成认识过程的这一循环。Kitchener (1999,p.186) 从逻辑的角度对这一过程进行了描述( 见图1 )。

  图1 中与归纳相对应的是质的研究方法, 量的研究方法则与演绎逻辑相对应。一个理论或者假设总是要在特定的事实(存在于现象之中获得)或者印证。一个具体的质或者量的研究论文经常会在其讨论部分对研究结果进行比较、推理和引申来获得有意义的理论联系。多数将现有文献或者他人实证研究的结果作为原始资料( 数据进行)理论思考的研究从本质上讲是运用了间接( 他人的经验) ,没有超出文本分析法的范畴, 而文本分析法属于质的研究方法 。少数的完全或者极少依赖现有成果与文献、主要通过逻辑推理或者内省的方式进行的理论型“ 研究” 变得越来越少了。这是因为人类知识的进步已经越来越离不开前人的积累, 且“ 主观的信念必须经过客观现实的检验。科学家必须经常将他们的观念置于经验探究与测试的法庭”( 转引自Cohen ,Manion,& Morrison ,2000, p.5 )。因此, 实证研究与所谓的理论研究是交叉的、融合的, 它关注现象与事实的描述, 从中获得知识与理论, 并为他人进一步的理论反思提供原始资料。

  图1:归纳与演绎之间关系( 圈中汉字为本文笔者所加)

  圈2:研究的基本步骤( 圈中汉字为本文笔者所加)

  ( 二) 研究的程序

  量的研究与质的研究步骤有所不同: 在量的研究中, 研究者注重根据现有文献、理论或经验提出研究问题或假设, 然后采用量的研究方法( 如实验法、问卷调查法、测验等) 来检验假设; 而质的研究中,研究者更注重直接进人研究情境( 研究者在此之前可能也有一些预先的假定或理论) , 提炼、发展研究的问题, 通过观察、访谈等方法对研究情境中的意义与关系进行描述与解释, 并从中归纳、建构理论。尽管二者在步骤上有所不同, 但它们一般而言都是按照选择研究课题、设计方法、收集收据、获得结论等程序有逻辑地进行。Neuman ( 2000,p.13) 指出研究包括: 选题、提炼研究问题、研究设计( 方法)、收集数据、分析收据、解释数据、发表成果等步骤( 见图2 )。数据得到解释、成果得到发表与分享意味着某个研究的结束; 但一个研究在解决某个问题的同时, 又往往会从中发现更多的问题。因此, 一个研究的结束经常意味着另一个新的研究的开始。

  ( 三) 选题与论证

  在一个具体的研究过程当中, 最难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研究问题(Research Problem ) 的确定( 选题)。选题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它必须具备“ 研究性”(researchable), 即研究问题是否独特(Unique) ?是否能够通过特定的方法解决? 是否能够导致有意义的结论? 。对于质的研究而言, 选题应该清楚地传递研究者试图描述、理解、发展、或探索某特定现象或事情的信息; 其理想的表达形式是:

  本____(探究的策略: 人种志、个案研究、或其他) 研究的目的是____(理解、描述、发展、探索) ( 研究地点) ( 对象: 个人、团体、或某个组织)的____( 某个特定的现象或事情)。

  对于量的研究而言, 选题应该清楚地传递研究者试图检测、解释、验证、预测某特定现象或事情、关注其中不同变量关系的信息; 其理想的表达形式为:

  本____(实验、问卷调查?) 的目的是对____(研究地点)____(研究对象) 通过控制____(控制变量),____(比较、

  检验相关?)____(自变量) 与(因变量) 来测试____(某个理论、假设)。

  尽管上述选题陈述方式过于理想、机械, 实际中也很少有人完全按照这种公式进行, 但它们显然都强调了选题的基本特点: 选题应该经过由大到小、层层深人、限定的过程来使中心意图明确、变量数量得到控制( 或者要探索的特定现象中的主题/ 要素) 得到明确, 形成一个“ 闭合” 的系统。不经过限定的选题因为变量无法控制或主题/ 要素不清而不具备操作性。例如, 许多研究者喜欢研究比较大的选题, 如“ 论教育与公平” 、“ 论教育的现代化” 等, 希望能够得到适应性更广的结论。这种选题涉及的变量或者要素太多, 使选题成为无限“ 开放” 的放射状系统,控制/ 限定的可能性较小; 可以写出一系列的丛书或者从中提炼出许多的研究课题, 却很难作为单个的研究进行并得出的可信的结论。

  其次, 研究的过程是一个逻辑的论证(justify)过程。如上所述, 质的研究通过归纳的逻辑解释、探索现象中不同要素间的理论联系; 量的研究则运用演绎的逻辑来验证假设、预测事物之间因果关系。无论解释现象还是验证假设, 都需要观察事物与现象, 获得相关的经验性证据(wmpirical evidence)。证据、事实(fact)、数据(data) 从研究方法的角度看都是同一层面的概念, 指既定的(given)、独立于个体、不依赖于某种解释而存在的客观存在;或者是包含客观现实信息的、真实的事情。科学研究方法的第一步就是观察现象, 获得数据, 并利用数据进行归纳或演绎的逻辑推理。数据或者经验性证据构成了科学推理与评估的基础, 并使科学与非科学得以区分。因此, 一个研究的结论的获得或者假设的验证都需要利用数据, 即经验性的证据或信息来证明, 它不能单纯建立在个人的意见、权威的信念或者主观判断之上。换言之, 一个研究者在研究过程中, 如果提出一个新的观点或想法, 在它被自己有效地证明或者别人论证( 通过文献检索可以发现) 之前, 不能作为下一步推论的有力证据( 除非是一些众所周知的公理或者常识性的知识)。这就意味着: 你( 研究者) 提出一个观点, 你就得论证它。

  三、研究报告/ 论文的写作规范

  ( 一) 研究报告/ 论文的基本构成

  尽管实证研究与我们经常所称的理论研究本质上是交叉的、融合的, 但从研究结果的呈现形式( 论文) 来看,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1994)认为论文可以有实证研究报告、文献综述、理论性论文三大基本类型。文献综述论文对前人的研究进行批判性的回顾与总结, 从中发现存在的联系、矛盾、或者缺陷, 并对如何解决提出建议, 此类论文内容根据文献的内部联系组织、呈现。理论性论文则通过跟踪某个理论的发展对该理论的结构进行扩展或者进一步提炼; 作者可以提出新的理论或者对现存的理论进行分析, 指出其优劣, 决定其内部以及外部的一致性。理论与文献综述型论文分野并不非常明确, 理论性论文也是据其内部联系、逻辑进行组织的。实证研究报告则是最基本的学术研究出版物, 经常是原创性的研究。研究的方法与写作的规范因此主要针对实证研究而言, 并适用与其他类型的论文。在实证研究报告里面, 学位论文,尤其是博士学位论文, 无疑最具有代表性。其基本构成如下:

  前言(Introducation) : 包括研究背景(Background of the Resrarch )、研究目的( Research Problem or Purpose)、研究问题(Research Questions )、研究意义( Significance) 等部分。主要解决研究者“ 做什么”( What ) 研究和“ 为什么”( Why ) 作某个研究的问题。文献回顾( Literature Review ) : 文献回顾是建立在“知识是在他人研究基础之上积累的” 判断之上的,任何研究都需要研究者对前人的文献进行回顾与评估, 判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有新意、有意义, 并告知读者自己对于本研究领域的熟悉程度, 从而增加该研究的信度。Van Dalen和Meyer (1962)指出文献的回顾并不是要提供某方面研究摘要的“ 编年史” , 而是要对以前的研究方法、结论进行分析,发现其中存在的不足( weakness ) 与隔阂( gaps ), 从而明确本研究的必要性与要解决的具体研究问题。有效的文献回顾可以使研究者在现有的研究与前人的研究之间建立起内在的逻辑联系, 帮助研究者进一步提炼、集中研究问题、确定基本的概念与变量、寻找适当的研究方法、并发展适合该研究的分析框架。Neuman(2000)则将文献回顾分为: 背景回顾、历史回顾、理论回顾、综合性回顾、方法回顾(着重于他人研究使用的方法)、元分析( Meta 一a -nalysis: 对他人的量化研究中的抽样、变量等特点进行综合统计分析) 六种。

  方法论( Methodology ): 包括收集数据的方法( Data Collection Methods ) 与分析收据的方法(Data Analysis Methods )。前者主要包括抽样、工具( 如访谈、问卷的设计)、研究程序等, 后者包括对量的数据的统计分析、文字材料的内容分析、归类等。对方法的详细描述有助于读者判断该研究的方法适当与否, 并对研究结果的信度与效度进行判定。“ 由于一个研究的发现几乎等于它采用的工具与方法, 学者们对于一个研究报告方法的检验极其严格”( Van Dalen ,1962, p.345 )。

  结果( Results ) : 通过特定收集数据的方法获得的原始数据需要经过处理后以较条理化的形式在研究报告里出现。在这一部分只报告数据以及数据分析的结果, 而对于这些结果的讨论应该在讨论部分进行 。数据可以是文字的、图片的、或者数字的形式, 它构成科学推理的“证据”(evidence)或者“事实” ,( facts ) , 事实/ 证据的陈述于对事实/证据的分析在研究报告里应该分开。

  讨论(Discussion): 即联系研究的目的或者假设对数据进行解释、评价、推理; 通过与已有的文献进行比较, 获得理论发现或者印证研究假设。研究者在此不必要重复详细的数据, 而是要揭示数据的含义: 从数据中抽取“ 意义” 、概念之间的联系; 或者解释数据之间的因果关系来印证或排斥某个假设。这被认为是一个研究中最困难也是最有趣的部分。研究者在这一部分应该反复问: 是否将事实与意见、推理混淆了? 是否从没有代表性的数据中获得结论? 是否因为某数据与假设不符而将它省略掉了? 无关因素对于结论影响的程度如何? 等问题。

  结论( Conclusion ) : 研究者对研究的问题、程序、发现等进行概要的总结。

  一般而言, 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构成与学位论文没有本质的不同。只不过学位论文需要比较全面、完整的文献回顾, 并从方法论的角度考虑整个研究设计; 而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的文献回顾一般比较简明扼要, 经常被包含在前言部分; 方法部分则偏重于具体方法的介绍, 较少对方法进行哲学层面的分析,因此较多使用“ 方法” 而非“ 方法论” 的名称。

  ( 三) 写作的格式

  西方很早就对于学术写作的格式、文体进行规定。例如,1937 年,Kate Tyrabuan 就出版了芝加哥写作规范手册(Chicago Manual of Style), 对芝加哥大学出版社的出版写作进行规范。在1928 年,美国的一些人类学与心理学期刊的编辑们对于心理学论文的撰写格式进行讨论, 并将讨论的结果在1929 年美国心理协会( APA: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的心理简报杂志上发表, 这就是Publication Manual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 美国心理协会出版手册) 的前身。1994年,这一手册第四版出版, 并被西方社会科学学术期刊广泛使用, 作为编辑与写作的基本规范之一。许多学术期刊在其读者须知里明确规定作者的投稿必须按照APA Manual 的格式进行。APA Manual 对于论文写作的格式包括语法、写作文体、语言伦理、标点、大小写、标题、引用、脚注、统计符号、图表、参考文献等都进行了详细甚至非常机械、繁琐的规定。笔者以下主要就文献引用进行讨论。

  对他人文献进行适当的引用不仅体现一个研究者的学术责任感, 也是他/ 她学术能力的体现。研究者在论文中引用别人的研究结论、观点的时候有义务将荣誉归功于(credit) 别人。在论文正文中对文献的引用有两种形式: 直接引用(direct quotation) 与释义引用(parapharase)。直接引用是对别人或自己以前的文献、材料进行逐字逐句的、原封不动的引用。如果引用少于40 字, 应该在文中显示作者的姓(family name)、发表年代以及引用的页码, 常用的格式如:

  Schumm and Vaughn (1991) found that "there is no question that classroom teachers will continue to teach extraordinarily diverse populations"

  A view that "there is no question that classroom teachers will continue to teach extraordinarily diverse populations"(Schumn & Vaughn,1991,p.24) is widely accepted.

  如果直接引用超过40字, 应该另起一段并从左向右缩进一个tab 键表述, 但不需要引号。需要注意的是, 如果引用别人著作中的图表、图片, 或者直接引用的文字超过500个字, 必须获得版权拥有者( 一般在出版单位) 的书面同意, 否则, 出版单位不会出版相关的著作。

  版权拥有者一般都会乐于提供免费的版权授予( 因为涉及到引用率)。版权的授予在我国暂时可能还做不到, 但做到正确的引用并不难。释义引用则是将别人或自己以前的文献、材料中某个观点、结论加以概括, 以自己的语言表述。虽然如此, 研究者仍然有责任将其归功于该观点的作者, 在文中指出提出该观点的作者的姓与发表的年代, 格式与上述例子相同, 但对标明页码没有作硬性规定。

  无论直接引用还是释义引用, 在参考文献部分须清楚列明引用的出处。这是研究的基本常识, 但APA Manaul 的参考文献排列方式是按照字母顺序.而非我们常用的根据引文的顺序进行的。我国学术期刊中对西方文献的引用没有约定俗成的规定, 经常出现将姓和名混淆使用, 顺序也不一致。对于学术期刊而言,APA Manaul 要求依次出现作者的姓与名字( 缩写)、发表年代、文章名、期刊名、卷标与期号、文章起止页码, 期刊名和卷标用下划线( 现都采用第5 版的斜体样式) 表示。如上例中的Schumm与Vaughn 的全名是: Jeanne Shay Schumm( 第一作者: Jeanne为名,Shay 为中间名,Sehumm 为姓) 和 Sharon Vaughn, 两位作者在Remedial and Special Education杂志1991年第12卷、第4期、18-25 页发表 Making Adaptations for Mainstreamedd Students:General Classroom Teachers'Perspectives 一文。在参考文献中应为:

  Schumm,J.S.,&Vaughn,S.(1991).Making adaptations for mainstreamed students:General Classroom Teachers'Perspectives.Remedial and Special Education,12(4),18-25.

  对于书籍形式的著作而言,APA Manual 要求依次出现作者的姓与名字( 缩写)、发表年代、书名( 用斜体)、出版社表示。如本文中的使用的 Michael Quinn Patton 的作品应为:

  Patton,M.Q.(1990).Qualitative evaluation and research methods(2nd ed.).Newbury Park,Calif.:Sage Publications.

  其中,(2nd ed,)表示该书的第二版,Newbury Park,Calif.:Sage Publications为出版社。

  四、结论

  综上所述, 方法的取舍取决于它能否实现研究的目的及其在实际研究情境中的可行性。尽管研究的具体方法、技术很多, 但研究者必须明确任何一种方法都有它的长处与不足, 幸运的是, 一种方法的局限性总是可以被另外某种方法的优势所抵消。因此, 一个研究应尽可能地交叉使用不同的方法, 使不同的研究结果相互印证(Triangulation),提高研究的效度与信度。现存的写作规范如APA Manual 也并非完美无缺, 甚至非常的机械、繁琐,但它们提供了一个简便、系统并被广泛接受、共同遵守的规范, 使研究与学术交流活动能够更有效地进行, 使知识的积累与分享更加顺利、有序。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主办 中国教育干部培训网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地址: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办公楼601 办学合作电话:010-69248888-3629
网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050120号 京ICP备0904011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262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0419
技术支持: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