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首页 | 平台公告 | 培训动态 | 课程资源 | 论文集萃 | 论 坛 | 博 客           ∷网站首页∷
服务热线:400-811-9908
培训用书:010-69228543
站内搜索
高校科研规划与科研实施
从论文引用率看我国高校科研创新力
【字体 】 作者:祝汉民 2010-08-11 来源:《中国教育报》 阅读次数:7
  

    ■我国高校发表的论文数量增多,但引用率普遍较低。

    ■论文引用率不高与管理制度上有缺陷、科研评价体系不完善、学风浮躁和急功近利有关。

    温家宝总理今年九月在大连200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的致词中说,要“切实把增强自主创新能力作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中心环节”。的确,创新力是一个国家持续发展的关键词。

    自从二十多年前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和实施“科教兴国”的战略以来,我国的科技事业有了长足的发展,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贡献也越来越大。

    作为科学研究和技术进步的产出标志之一的科学论文,其数量一直在上升。近十余年来,我国发表在国际刊物上和国际会议上的论文越来越多。

    论文数量增多,但引用率普遍较低。尽管我国发表的科学论文数量在逐年增多,但被他人引用的次数普遍较低。若按全部学科论文的每篇平均引用次数来排名,则排在所统计的145个国家和地区的110名之后,与美英德法日等科技发达国家相比差距更大。

    目前国际上在判断一篇科学论文的内在价值和学术水平时,通常用该论文被他人的引用次数来评价。被他人引用次数越高,显示该研究成果在特定的范围内影响力越大,含有原始创新成分越多,是该研究成果创新力高的一种证明。科学论文能否获诺贝尔科学奖,被引用次数是最主要的指标。美国汤姆逊科技信息集团就是用论文引用次数作为主要依据,从1987年至今,已成功地预测了27位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他们的科学论文大体被引用次数均在数千次以上。

    我国的高等院校是开展科学研究和培养高级专门人才的重要阵地,他们的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对全国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况且他们发表的论文占了全国的80%以上,他们的创新力就是代表了中国的科技创新力。基本科学指标所统计的中国十大高校从1997年1月到2007年8月31日所发表的论文总数、总被引用次数和每篇平均引用次数(或称引用率),都大大低于哈佛大学、东京大学、多伦多大学、剑桥大学等国外著名高校,显示了我国高校和国外著名高校在科技创新力上的差距。

    论文引用率不高的原因有三:

    其一,管理制度上有缺陷。

    目前我国高校多采取以数量统计为依据的考核方法,它是以量化指标为基础的。这种考核方法曾经起过作用。但是过分依赖量化考核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越来越显现出来。许多教师围着所谓的“工分”转,忙着凑要发表多少篇论文,要查阅哪一个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有多高,还要看该学术刊物是否被SCI收录,等等。这种考核方法很难使教师能从事“工分”不多风险又大的探索性或基础性研究工作。为了增加论文的发表数量,有的教师甚至将一篇论文拆成两篇或三篇来发表,这样的科学论文学术水平和创新性肯定不会高。为了快出文章,不少人不仔细阅读原始文献,对研究课题的现状和前景了解得不深不透,这样发表的论文岂能有创新性。

    其二,科研评价体系不完善。

    对于不同学科应该有不同的评价标准。例如,目前国际上热门研究领域,像分子生物学、基因学,从事的人较多,或是一些交叉学科,这些领域的学术期刊一般影响因子比较高。而某些纯理论或纯数学领域,从事的人比较少的学科,其期刊的影响因子则比较低。而现在不少教育科研管理部门的管理人员,不区分不同学科的本身特点,用一把尺子去衡量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天文和地学等不同学科,忽略了各学科的自身特点和发展规律,导致任何一位只要会做简单加法的外行人,都可以方便地评价任何一门学科的水平,因为他只要把所发表的论文数加一加,把每篇论文所发表的期刊的影响因子加一下即可。所以在评价单位和个人的学术水平时,应以论文的学术质量为主,不宜看重数量,尤其应提倡科学论文的内在价值的判断,由同行专家来评价论文的创新性、科学性和显示度。

    其三,学风浮躁和急功近利。

    当今科技教育界的学风浮躁和急功近利现象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

    而学风浮躁和急功近利则是科技创新的大敌。许多科研人员不愿意从事在短期内难看出成果的基础研究,愿意从事能较快出经济效益的应用研究。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我国的大部分科研工作模仿跟踪多,自主创新少,尤其在基础研究领域,有原始创新的成果更加少。

    国家应当加大对基础研究的资金投入,因为基础研究的创新是一切创新的源泉。

    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提出要“加快建设国家创新体系”,这是一项难度极大的系统工程。我们应当彻底改革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科研管理模式,运用市场经济的规律进行科研管理,最大限度地优化有限的资源配置,对于基础研究,应该有更加宽松、宽容和弹性的管理模式。

    转自 《中国教育报》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主办 中国教育干部培训网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地址: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办公楼601 办学服务电话:400-811-9908
网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050120号 京ICP备09040110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0419
技术支持: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